鹿先生

鹿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 夏三月,世间万物在此蓬勃生长。
         今晚在贴膏药,盛夏的三伏贴,贴这个本该利索地就能贴上,可身边的同学没学好解剖,教他找穴位比较费时间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膏药还没贴好,接到我爸在我校门口等我的电话,我让先去外面转半小时,等把膏药都贴齐了,换身衣服再出去。他竟去跟学校附近的一个酒店的老总谈起事来,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认识,先是惊讶了一下,随后就“嗯”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以为能谈上几个小时,半个小时后电话过来让我出校门等他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到了港惠的一个奶茶店坐着,还有我阿姨和妹妹。点了几杯喝的,这里的茶确实贵,没美团标地那么便宜。
        聊了一下近期的事,遇到比较大的麻烦,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,我曾会认为这算什么麻烦,现在落在自家头上,倒是觉得确实挺大的。
        资金周转不过来,平时我觉得不是多少钱的钱(确实,在广州还买不了一套房),现在变得有些天价了。
期间好多次,看见我爸揉了好几次眼睛,阿姨也提醒了好多次手上细菌多。
        挺平凡的一个动作,但今晚看到的是眼前这位过了知天命年岁的男人过的好累,眼神里透露出我描述不出来的疲惫。此情此景,我的心突地被揪了一下,痛地眼泪差点夺眶而出,不过还好是忍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虽说此前他有千般错误、万般过失,到这个地步可以归结为因果报应,但我终究是会心疼,会担忧,会感受他的不容易,他的疲惫,他的履步维艰!
        这种事。我帮不上一点,只能愿他能迎来秋收。

评论(1)